烟油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烟油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上海国资国企改革半年考dd

发布时间:2021-01-22 01:19:27 阅读: 来源:烟油厂家

上海国资国企改革“半年考”

去年12月,“上海国资国企改革20条”发布,新一轮的改革聚焦在监管、企业创新转型方面。

其后半年来,上海国资国企改革动作频频。混合所有制已初现端倪,上海国资流动平台将实质性启动,上海国企的分类监管方案正在制定,而各国企的改革方案也正在被监管机构评级。

上海市国资委主任徐逸波4月中旬表示,上海国资国企改革当前取得的成绩主要表现为:出台了一批配套改革的细则和指引,制定了一个2014年重点推进的任务清单,建立了一个各方联动的工作推进机制,推进了一批市场化改革和重组项目,营造了一个鼓励改革创新的良好氛围。

复旦企业研究所所长张晖明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半年来,上海国资国企改革有认识、有方案、有行动。上海国资国企改革动作在国内反响很大,示范效应强,这也反映了上海在国资国企改革领域起到了排头兵、领头羊的作用。

本报梳理了36家上海国资国企改革概念股,截至上周五(部分停牌企业则以最后停牌时间为准),与上海国资国企改革20条颁布之日(2013年12月17日)相比,67%的上市公司股价下跌,其中下跌最厉害的是长江投资(600119.SH),跌幅达44%。在另外12家股价上涨的上市公司中,创业板中唯一一个上海国资概念股华虹计通(300330.SZ)涨幅达38%,其次是3月底停牌的棱光实业(600629.SH),涨幅为33%。

发力混合所有制

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这也成了此次上海国资国企改革的一大主线。去年12月17日,“上海国资国企改革20条”发布后不久,上海国资旗下的绿地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引入平安、鼎晖等非公战略投资者,并于今年3月公布了借壳上市的预案,全面推进重组及资产证券化工作。

紧随其后,今年2月,上海市城市建设投资开发总公司与PE巨头弘毅资本完成转让手续,弘毅以近18亿元受让城投控股10%的股权,这被视作上海国资国企改革的大事件。

上海城投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安红军称,这么做既盘活了国有资产做民生投入,又有利于国企机制搞活,更重要的是,助推公司从传统的房地产业为主向环保产业转型。

在今年4月份的上海国资委工作会议上,上海国资委提出改革聚焦五个方面,第一个就是以打造公众公司为导向,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

5月份,飞乐音响(600651.SH)联姻国内LED高亮度绿色照明民企北京申安集团,宣告其计划试水混合所有制。值得一提的是,交易双方还将在股东层面形成混合所有制和股权多元化的治理机制,充分发挥国企、民企各自的长处,避免一股独大,提高决策与治理水平。

除了试水混合所有制,上海国企还进行了大规模重组。

在“上海国资国企改革20条”发布的第二天,东浩兰生集团宣布重组合并。此后,勘测院与三峡集团重组联合;光明食品重组蔬菜集团;工投集团、商投集团、农投集团等投资公司重组;国泰君安收购上海证券、浦发银行受让上海信托控股权,金融国资启动纵向整合;文广集团整合挂牌。上海建工、耀皮玻璃、双钱股份等十余家国有控股上市公司完成或启动融资重组方案……

其实,早在今年3月底,上海已有40多家大型国企将改革方案上报上海国资监管部门。最新的消息是,上海国资国企改革已进入对各国企改革方案进行评级的阶段。上海国资监管部门正对各国企的改革方案按照企业发展方向、战略定位乃至上海市产业升级需要等因素进行评级。

从管国企到管资本

上海国资国企改革另一大主线是以国资带动国企改革,即从过去管国企为主向管资本为主转变,更好地体现国有资本出资人的角色。

在前述上海国资委提出改革聚焦五个方面中,建立国资流动平台排在第二位。《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此前获悉,上海很有可能启动两家国有资本流动平台上海国际集团和上海国盛集团的改革,两家集团公司将变为以股权为纽带运作国有资本公司的平台。

上海国际集团是上海市政府的金融资产运作平台。今年2月,上海市副市长在调研该集团时称,集团下一步发展有三个层次的定位:一是国资改革对集团定位,从国资整体考虑,集团应属于“功能类+竞争类”;二是集团自身发展定位,突出和加大资本市场的比重、加大功能性机构特别是市场组织的比重、加大金融资产包括国有资本和资产的运作流转;三是集团对成员企业的定位,依据集团自身定位对成员企业进行再分类,根据不同分类创造不同机制,释放企业活力。

在这一定位下,上海国际集团在3月中旬借国泰君安收购上海证券、浦发银行受让上海信托控股权等合并同类型资产动作,拉开了上海金融国资改革序幕。5月底,上海国际集团及其子公司将其持有安信农业保险股份有限公司34%的股权挂牌转让,这被解读为国资股东再度撤离非主业。

另一大国资流动平台——上海国盛集团也有所动作。

3月份,上海农业投资总公司和上海工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先后并入国盛集团。5月份,上海国资委旗下同属上海建筑材料(集团)总公司控制的两家上市公司耀皮玻璃和棱光实业将部分股权无偿划转给国盛集团。

上海国资运营研究院秘书长罗新宇曾表示,国资改革要实现三层架构,即国资委、平台、企业。国资委相当于裁判、国资运营平台是领队、企业是运动员,彼此是平等关系而非上下级关系。其中,国资委对干部、日常事务的管理权限不变,平台仅负责股权管理和运作,不参与企业内部管理,不干预企业生产运营。

“这实际上不只是打造一个平台问题,要重新理解行政层级隶属与资产管理之间的关系,这个有难度,目前两个国资流动平台方案正在积极细化中,但建立国资流动平台以深化完善国资监管体系的方向是对的。”张晖明告诉本报记者。

除了建立国资流动平台来完善国资监管,为深化公司治理结构改革,分类监管也被上海国资监管部门作为改革聚焦点。

上海将国企分为三类——竞争类、功能类和公共服务类企业,实行分类监管。目前上海未出台分类监管的相关实施细则。

人事变动频繁

其实,伴随着上海国资国企改革的推进,新一轮人事关系调整也比较频繁。

2013年7月,时任上海市副市长的沈骏,调任上海国际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11月,时任上海国资委副书记吕永杰空降光明集团任董事长。

在“上海国资国企改革20条”推出以后,人事调整更为频繁。

今年2月,上海市政府副秘书长徐逸波兼任上海市国资委党委书记、主任,而原上海市国资委党委书记、主任王坚,调任申能集团董事长。不久后,原浦发银行副行长刘信义、上海金融办副主任徐权已被确认分别担任上海国盛集团总裁、副总裁。

据《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梳理,在上海市国资委网站“人事任免”一栏可以发现,关于“企事业单位领导人员任免情况”,从2013年8月开始至今,共密集发布了8次,涉及51人次。而同样时段,上海市市管干部提任前公示中,涉及上海市国资委监管企业的共有近10人次,此外还有多人次调整涉及多个其他体系国资企业,这包括上海电气和上汽集团等大型国企。

除了人事变动外,为了“刺激”国企领导班子大胆改革,从今年开始,上海市国资委还专门针对被纳入上海国资委经营业绩考核的竞争类企业,将其符合条件的研发投入、创新转型费用、境外投资项目费用,均视同于利润。

格斗之皇破解版手机版

新仙剑奇侠传手游安卓版

西游修仙传

五彩连珠经典手机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