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油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烟油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这几年我么班的一群疯子20[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4:52:12 阅读: 来源:烟油厂家

这几年,我么班的一群“疯子”(20)

看到他这样,就知道没什么危险的了。每次看到他的笑心里总有种不一样的感觉。这次看到他的笑,心里顿时便觉得豁然开朗……就这样,他也原谅我了。

其实,涂伟对我挺好的,只是我常常惹他生气,现在想想,也觉得那时挺对不住他的,他也就像这样一次一次又一次的原谅了我,正如他说过的那句话一样:“你每次给我说对不起,我都会原谅你。”

那天,又是一节体育课。课前,我总觉得性感怪怪的,还问了我一些很奇怪的问题。还记得那时,他问我:“你还跟涂伟在一起呢吗?”

我觉得很是奇怪,笑着问他:“是啊?怎么了?”

“算了,别跟他在一起了。分手吧!”他语气淡淡的,摇了摇头。

我顿时心里小鹿乱撞,问他:“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姐姐有点儿没听懂。”其实在问他的时候,我心里就觉得没什么好事。

性感一本正经的说:“我说了你可不许哭呀!”

我依然保持乐观,开着玩笑:“切~你什么时候见你姐姐哭过啊?”

“涂伟他……”他顿了顿,“他对你有二心。”

我笑到:“呵呵。你别骗我,我不吃这一套。”尽管我一千个、一万个不相信,但看到性感那无奈的表情,我也不得不相信了,性感是个不会撒谎的小孩,况且他不会开这么大的玩笑来骗我。

性感明显也有点儿难受:“我没骗你。是真的。”

“不会吧?!”虽然嘴上说着“不会”、“不信”,但心里早就一清二楚,眼泪也不知什么时候,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顿时我已不能自已,控制不了自己了,顿时觉得整个人“空了”。

我又问:“是谁呀?”

“她叫罗琦。”

我觉着这名字怎么这么耳熟,想了想知道是谁了,说:“我知道……”眼泪又掉了下来。

性感急了,他说:“你别哭,早知道我就不该给你说的。”

“性感,谢谢你。还好你给我说了。”我说道。

性感看我这样顿时不知所措,又劝我:“那你别哭了,好不好?”

“嗯。才多大点儿事儿吗?不值得!”我也在嘴上安慰自己,心里难过得不得了。眼泪一时间也止不住了……

“别哭了,别哭了。一会儿上课你可别这样。”性感说,“涂伟他不想让你知道。”

我答应了他:“嗯。你先走吧。我在这梳理一下情绪。”

性感显然很不放心我,但还是走了。曹妈、谟子、琳妹妹她们也闻声赶了过来安慰我。最后,好不容易止住了眼泪的决堤,我们一同下了楼,她们不愧是我的好姐们儿,一直安慰我、开导我。顿时,我觉得,有她们,就够了,不对,还有他们。有她们和他们就够了,没有他又能怎么样?都已无所谓了……

在楼下,又遇见性感了,他也没说什么,只是用他那同情、无奈的眼神看着我。正巧,涂叶再整队,她看到我这样,也没多问我什么。

她问问性感:“她是不是知道了?”

“嗯。”性感点点头。

她回过头来,看着我捏了捏拳头,咬着牙说:“你放心,今天晚上我跑到她宿舍去……”

我明白她是什么意思,便红着眼眶做作的笑着对她说:“谢谢你。我想,我用了。”

体育课上,曹妈和谟子就一直陪着我。她们一直安慰我、劝我,可我还是控制不了自己,眼泪一直流一直流,眼眶里全是眼泪,视线全是模糊的,它一直流着,可却一直没有流完……最后,走着走着便看到了黄钰洁、楠楠和刘筱,是我在班外的好姐们儿。

黄钰洁见我哭着,一把拉住我,她手劲儿还挺大,拉的我还蛮疼的,问我:“咋了?谁惹你了?”

我哭得没力气说话,摇摇头。

她又问:“是不是涂伟?”

我没点头更没摇头,眼泪又流了下来。

“是不是?”她大声问我,还挺凶的。

我转过头对她俩说:“楠楠、刘筱,你们把黄钰洁弄走,我不想说话就别让她问了。”

最后,黄钰洁死活不肯走,非要问我问个明白,拉着我不放手。但还是在我的挣脱和楠楠、刘筱的强拉硬拽下,不情愿的走了。她很是生气,一是气那个欺负我的人,二是气我,没有告诉她事情的真相。

看着这一幕,我笑了,笑着哭了:“她叫黄钰洁,是我们那群人中最‘man’的一个,要是我们受委屈、受欺负了,她总是第一个帮我们出头。”说到这,我便觉得有黄钰洁这样的一个好姐们儿,真好……

没有他又能怎样?我还有她们、他们……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