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油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烟油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中国人在南非造一座钢的城中南合作双赢《资讯》贴膜机

发布时间:2020-11-04 10:30:23 阅读: 来源:烟油厂家

车窗外的风景从过膝的茅草丛和一闪而过的猴面包树变成了三三两两的路人和快餐店的招牌。逐渐有摇曳的绿树红花从庭院里探出头来,芒果树、柠檬树在终年炎热的天气里繁盛的生长着。空气里有些大货车扬长而过留下的尘土味和汽油味,耳边也是隆隆的噪音。

这里是穆西纳,一座可能因为中国投资而彻底改变面貌的南非小城。

穆西纳(Musina)是南非最北部的小城,位于一号公路的尽头。这条公路贯穿南非全境,从穆西纳向北伸展连接南部非洲各国,向南串起南非最大的矿产运输港口理查德湾,途经南非经济中心约翰内斯堡、政治中心比勒陀利亚。

不仅占据交通要道,穆西纳周边200公里内还埋藏着铁矿、磁铁、石墨、石棉、钻石以及铜矿等等资源。在不生产石油的南非,穆西纳所在的林波波省坐拥南非已探明煤炭储量的三分之一,被誉为未来的动力之源。

穆西纳往北18公里有一座名为贝特的界桥,跨越在界河林波波河之上,将南非和津巴布韦间隔开。据称这里是南非最繁忙的关卡,每天有35000辆车进出。从穆西纳往西,林波波省还与博茨瓦纳比邻,往东与莫桑比克接壤。

根据2011年的统计,穆西纳的常住人口只有4万多人,却可以找到形形色色的人:歇脚的长途货车司机;附近钻石矿上打工者的家属,往往在大大小小的酒店里做服务员;名声远扬的埃塞俄比亚商人、索马里商人,做着批发零售的生意,大到汽车小到毛巾;最多的是津巴布韦人,几乎占了全城人口的一半。

当然还有中国人。距离界桥不远有一座中国商品批发城,据说创始人来自江苏。中国商城里卖着各种日用百货,早上六点就开始营业,到午后炎热之际就已经收工。中国商城收工后,关卡处就迎来高峰,从津巴布韦特意来购物的客商排起千人的长队,大包小包的耐心等待过关。

在南非的很多城市里,都有这样的中国商城。中国商品的廉价和多样最贴合大多数非洲人的需要,这已经是全非洲乃至全世界的共识。

但是中国人正在试图打破这种刻板印象。穆西纳有可能成为因中国投资者而新生的一座城,即将带动变化的就是香港矿权交易所(HKMEC)有限公司的能源冶金投资有限公司(SAEMIL),和他们的南非合作方,南非林波波省政府的省经济发展署(LEDA)。

香港矿权交易所有限公司的网站显示,宁一海是公司董事局主席兼总裁。这座“钢的城”的建设计划与他紧密相关。

钢的城 中国造

2014年10月20日,南非林波波省省长访华时,省政府和香港矿权交易所举办了南非能源冶金工业特区项目签约仪式。一旦获得南非政府的批准,这一“国家级”工业特区的建设将在穆西纳开始起步。

单从规划蓝图来看,这是要从头开始造一座“钢的城”。根据中方合作者的构想,该经济特区将投资兴建70万千瓦火力发电厂、年产1000万吨洗煤厂、110万吨焦化厂、60万吨锰铁厂、300万吨炼铁厂、150万吨炼钢厂、100万吨不锈钢厂以及500万吨石灰石厂。如此,特区将会拥有“得天独厚、绝无仅有”的整合优势:从焦煤矿山到炼钢厂的垂直全流程。

特区还将兴建配套的政府行政服务中心,包括工商管理、海关、税务等功能,修建员工宿舍、酒店、商场、医院等,以及公路、铁路、海运综合物流服务中心。

实际上2011年,曾有南非本地的公司做出类似规划,也曾递交给市政府和省经济开发署,但是不知为何作罢。记者试图联系该公司但是没有得到回应。

根据世界钢铁协会的统计,南非2013年全年全国的粗钢生产能力仅为720万吨,是非洲唯一一个钢产量超过500万吨的国家。实际上,整个非洲大陆只有南非和埃及两国被列入百万吨级产钢国家列表。

根据南非国家工业发展公司(IDC)的统计,目前南非的钢产量可以满足本国的消费量,但是到2020年,即使是最保守的预计,消费量也将达到1000万吨,超过了现在的粗钢产量。

不仅未来几年将出现供不应求的情况,国家工业发展公司还指出,正在生产中的钢厂也面临转变生产工艺的压力。过去钢厂所依赖的低价铁矿石、焦煤和电力三大优势都已经不复存在,想要保证市场竞争力不被进口挤垮,钢厂不但要更换使用价格相对便宜但是品位低的铁矿石,充分利用本国而非进口的焦碳(南非使用中国进口焦炭),还要设法降低物流费用。根据以上的考虑,国家工业发展公司2014年宣布与河北钢铁集团合建钢厂,厂址的备选地点之一就在林波波省。

交通发达、资源丰富的穆西纳恰恰满足以上条件。不仅拥有30亿吨铁矿、12亿吨铬矿、8亿吨锰矿资源,穆西纳附近的焦煤资源量至少120亿吨。穆西纳位于Waterberg和 Soutpansberg West两个新开发的煤带中间,吸引了非洲煤业(Coal of Africa)、爱索矿业(Exxaro)和环球煤业(UniversalCoal)等企业在其周围进行勘探开采。

非洲煤业目前正在扩建其Vele煤矿,准备开发Makhado煤矿。两个项目距离穆西纳都不超过100公里。中国企业昊华能源占

北京面部美容

非洲煤业股权26.58%,2013年成为其第一大股东,2014年11月11日宣布增持。垄断非洲钢材市场的巨头米塔尔(Mittal)公司也是非洲煤业的股东。

爱索矿业的Tshikondeni焦煤矿已经在开采中,这一地下煤矿位于穆西纳以东140公里,所产焦煤销往米塔尔。

环球煤业在穆西纳西南拥有Berenice-Cygnus焦煤项目。根据其2014年年报,原本应该在当年开始的初步项目可行性研究被推后,理由是目前焦煤的经济前景不急于开发。

南非的矿业资源也开始吸引中国商人的注意,香港商人宁一海在2012年就开始通过环球煤业,试水投资矿业。

根据环球煤业2012年的公报,该公司通过私募方式,获得“拥有丰富矿业从业经验”的香港商人宁一海的投资。他的英属维京群岛动力之源发展公司(Power Origin Development BVI)获得19.99%环球煤业已发行股本。这笔投资用于南非普马兰加省卡加拉Kangala动力煤项目。不过根据环球煤业2014年发布的年报,宁一海或英属维京群岛动力之源发展公司两个名字都已不在股东之列。

牵线人

这一香港矿权交易所有限公司就是前述与林波波省政府举办能源冶金工业特区项目的机构。

根据海茂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向21世纪经济报道提供的资料介绍,该公司于1991 年在香港注册成立,是一间综合性的跨国企业集团,以香港为总部,在中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刚果(金)和南非设立分公司和代表处,主要从事钢铁、有色金属、钢铁炉料贸易、金属期货和矿山投资开发。其主要的经营范围包括:贵金属、铁合金、铜、钴冶炼厂、矿山开采、不锈钢炉料、电镀化工原料、陶瓷原料及有色金属产品和原料、伦敦金属期货、房地产、煤炭、运输业、酒店业。

但由于海茂并非上市公司,本报无法获得其资产信息,无从判断其实际经济实力。

海茂提供给本报的投资记录声称,过去与中国公司有很多合资经验。

例如,海茂曾与太原钢铁集团公司合资兴建五星级山西花园国际大酒店,2007年已建成开业。

又例如,在刚果(金)海茂与中国中铁资源合资成立刚果(金)国际矿业有限公司,投资7000 万美元兴建年产3000 吨碳酸钴和年产1.5 万吨电铜工厂,于2009 年底投产。另与中国中铁资源合资开发刚果(金)绿纱铜钴矿山,并建成投产铜钴冶炼厂,总投资超过3 亿美元。

太原钢铁集团网站和中铁资源官方网站上的确有上述项目信息的介绍,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并未找到提及与宁一海或者海茂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的合作。

与其说香港矿权交易所有限公司是投资者,不如说他是项目的牵线人。南非渣打银行投行部消息人士这样告诉本报。

海茂驻南非代表尚先生在接受本报专访时介绍,按照能源冶金特区项目的规划,该项目至少需要融资、电力、建筑、钢厂、锰铬五个领域的合作伙伴,不过没有提及焦煤。该公司计划与上述领域对此项目感兴趣的企业成立联营体,但是海茂要求单一最大股权。

南非林波波省政府向本报提供的资料显示:在北京的签约仪式上,非洲煤业最大股东昊华能源、考虑在林波波省选址建钢厂的河北钢铁集团、海茂的刚果(金)合作伙伴中铁资源集团、和海茂联合投资酒店的太原钢铁集团纷纷到场。

当天出席签约仪式的代表还有:中冶集团、中国港湾工程公司、中非发展基金、国信基金管理公司、中国电建集团、中国城建集团、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中投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华电融资租赁有限公司、标准银行、招商证券、涛石基金、中国中煤能源股份有限公司、金川集团、山西国际能源集团、香港集美集团、澳洲财富集团、博泰集团。

中南合作双赢

宁一海是最早“淘金”非洲的中国商人之一,按照其公司提供的资料,他在探索刚果(金)投资机会时,时值2005年,中非发展基金还没有成立,中国对非(非金融类)投资只有62.7亿美元,而2013年这一数字达到190亿美元。

2014年11月20日南非贸工部刚刚宣布已基本完成《特殊经济区条例》的编写,将进入向公众征集建议阶段。一旦条例被通过,政府将成立特殊经济区意见工作组。贸工部官员雅努斯·胡森(Yunus Hoosen)则告诉本报,规划中的特别经济区项目有10个,将在2015年完成。

目前已建成和正在进行可行性研究的项目包括:东开普省的Wild Coast特别经济区、自由省的Maluti-a-Phofung特别经济区、豪登省的信息通信技术基地、夸祖鲁纳塔尔省的Dube贸易港、林波波省的Musina特别经济区、林波波省的Tubatse铂金基地、普马兰加省的Nkomati特别经济区、北开普省的太阳能基地、西北省的铂金谷、西开普省的亚特兰蒂斯特别经济区。这10个项目可以分成自由港、自由贸易区、工业园和行业基地等四大类。

这是南非自十余年前发展沿海港口工业区后的第二次经济区规划,而列入上述名单的特别经济区往往在内陆省份,没有赶上第一次发展红利。

不仅南非政府会划拨基础设施建设基金,还会制定一揽子刺激方案,其中包括简化政府审批手续、减税等等优惠。对于需要基建投资和面对就业压力的当地政府来说这一条件很诱人,对于企业来说也很感兴趣。

不少中国企业也已经入驻了成型的工业区,包括一汽、海信等。南非政府予以进驻工业区的中国公司难以想象的重视。2014年7月当中国一汽南非库哈工厂落成并举行首辆机车下线仪式时,南非总统祖马专程赶赴库哈经济开发区出席仪式,贸工部部长戴维斯、东开普省省长马苏威利等党政要员共同出席。

一汽南非市场部负责人程经理在接受本报专访时表示,的确依托了库哈工业区的影响力,才获得了总统的青睐。

南非兴建特别经济区的努力也获得了中国政府的支持。12月初,中国总理李克强在与访华的南非总统祖马会面时,作出了以上表示。

中国商务部已经为南非政府官员组织过特别经济区管理培训,2015年林波波省经济发展署穆西纳特别经济区小组的成员也将参加这一培训。

千里之行

在众多提交给贸工部的经济区规划中,已经有潜在投资者的项目无疑胜算最大,林波波省经济发展署(LEDA)负责人莱斯利·马斯亚(Lesley Masia)诚实的说。

按照经济发展署工作人员的说法,2014年年初的开普敦矿业大会上,马斯亚第一次和宁一海接触,是通过普马兰加省经济发展署的介绍。此前宁一海投资于普马兰加省的卡加拉动力煤项目。

双方接触的时间并不算长,但是进展迅速。2014年10月林波波省省长到访中国,并且参观了山西太原太钢不锈钢工业园区和广东的不锈钢企业,随后就举行了签约仪式。

为了特别

北京祛黑眼圈美容多少钱

经济区的建设,穆西纳市政府表示将无偿划拨土地给特别经济区的建设。市政府经济发展和计划部官员Nathaniel Tshiwanammbi告诉本报,规划中的土地位于中国商城附近,靠近南非与津巴布韦的关卡,在穆西纳的北部。但是省经济发展署穆西纳特别经济区项目工作人员表示,最新的规划是位于穆西纳的南部,临近一号公路穆西纳收费站。

对于出现的信息混乱,马斯亚解释说这是由于市政府不了解项目进展。

无论是北部还是南部,穆西纳都还没有规划好或者平整好的土地待建,还处于荒地状态。实际上穆西纳特别经济区也还没有获得贸工部

北京祛痣美容多少钱

的批准,根据马斯亚的判断,应该在近期内获批。

一旦获批,市经济发展和规划官员透露,省经济发展署将和贸工部以六四成比例共同出资进行早期的基础设施开发,开发预算约为4.6亿兰特(约合人民币2.53亿),预计获批后三年项目将正式建成,不过这一说法没有得到经济发展署的核实。

海茂南非代表尚先生则表示,与省经济发展署合作将会加快能源冶金特区项目进度。预计2015年3月将确定中方合作伙伴。

“电力供应应该是投资建设钢厂最大

腰部塑形美容价格

的限制。”前述国家工业发展公司(IDC)负责人表示。

相关阅读